吃耀锅的麟狐

来自深海,游曳花间

【朝耀】灵

师傅帮我盲阻的北京卷


他的手气我也是醉了


青山绿水,我怎么写啊!


该怎么形容中国的天气?


北方雾霾太大,南方又湿又热,而处在西部地区的四川盆地,却是天府之国。


蜀地多精怪。去过的人都这么说。


亚瑟就是这样,拖着一包行李,从英国启程,到北京再到蜀中,义无反顾。


“他是个疯子!”他的好友总是这样形容他,“总想着让全世界都是青山绿水,连冻原都想栽上树。”


是的,亚瑟是一个生态学家,从英国一路研究到北京。

刚到北京时,亚瑟有些不解,别人口中的当代霾都,却是一...

2018-06-12

【伏黛】写给2035年的你

基友盲阻的卷1,感觉还行

汤姆写给林妹妹的

黛:

      我爱你。

     被别我吓着了,我的玫瑰,这的确是我写的,2018年的我。

     你总说英国人死板又无聊,所以我总想着法子逗你开心,让你笑的事物我都想给它一个么么哒锁心,一切让你伤心的东西,除非你拦着,我就会一杖下去来个阿瓦达索命。

     黛,我怎么能够把你比作夏天?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,每当我轻念你...

2018-06-09

【菊耀】日常段子

目录在这里


72

最近学校里的谣言让王耀很恼火,那就是自己的弟弟本田菊喜欢自己一事。
“小菊啊,改天你去澄清澄清我们的关系啊!”
“好的,兄长大人。”
“我要澄清一条谣言,我喜欢耀君不是谣言!”


73

“耀君,在下觉得你是个超人,超级可爱的人。”
“那我有超能力喽,超级爱你的能力。”

骚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


74

感觉这个必将雷……
设定为打架和好的两只。
“耀君耀君,你们阅读题有一道题是这样说的:黑夜即将过去,黎明终究到来,这句话到底是说你赢了还是在下赢了?”
“当然是我赢了阿鲁!”
“可是……”
说完,本田菊犹豫的看了看自己的国旗,又看了看王耀的国旗,王耀看了看后,操起中华锅暴打...

2018-06-08

开新坑的手微微颤抖

这是个测试文风的段子,如果觉得还行就开坑。

本来想写古风的,被我整成了不知道是什么东东。


王杰希永远不会忘记他遇见喻文州的那年。

时年六岁的他跟随父亲参加蓝雨为他们小公子举行的宴会,在父亲与其他人交涉中偷偷骑上他的灭绝星辰就飞走了。

无聊。他想。

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,似乎遇见了什么屏障,原本飞的兴高采烈的他“啪嗒”一声摔了下来,顺着山坡一路踉踉跄跄的滚下,好不狼狈。

“嘶——”他揉揉擦破皮的的脚裸,抬头一看,树荫下,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正在闭眼小憩。

他有着海蓝色的头发,身边簇拥着一朵一朵水蓝色的勿忘我,树荫下的光影斑驳的打在他的身上,就像从海里升起的泡沫。

“你...

2018-05-27

一个抑郁人的随笔(2)

其实自残的确是一个很好释放压力的方式,而且很有效。

和别人口中各种恐怖不同,只有真正自残过的人才知道,身体上的痛可以冲淡心里上的痛,它是带有一种满足感的,不过这前提是你不是真正的想死。

怎么来形容这种感觉?

大概刀在割破皮肤的瞬间,就如同听见花开绽放的声音,猩红的玫瑰在手腕间蔓延,点缀了如同象牙一样白皙的躯体,在毫无生机的壳儿下,还能开出一朵朵妖媚的彼岸花。空气中充满甜腥味,却和红酒一样使人欢愉。

这就像一剂毒药,会上瘾的。

本来我打算整个夏天都穿长袖,因为手上有伤口,怕被人发现后问我,但后来才发现,谁理你啊,你以为你自己是谁,有毛线人理你,你个又丑又笨还有病的怪人,别人躲你还来不及...

2018-05-21

【菊耀】囚徒困境 (完)

日常段子

囚徒困境上】【囚徒困境中

第二天早上是王耀把本田菊踹下床的。

“可恶!”王耀气愤地从衣柜里翻出一件高领唐装。“nini,要是在下真的可恶起来,今天你是别想下床了。”无视王耀瞪过来凶狠的目光,本田菊慵懒的靠在门口笑得像只偷腥的猫。“衣冠禽兽!”本田菊穿着白色的西装,一副正人君子模样。“快走啦,弗朗西斯先生还在楼下等我们。”牵住王耀的手,本田菊不由分说的拉走了还在照镜子的王耀。


弗朗西斯已在楼下等候多时。“你俩怎么这么慢?不会忘了今天还要去法庭了吧!”弗朗西斯打开车门,把他俩塞进去,“哼,今天你们也吃不成寿司和小笼包!”他抛了一个口袋在后面,王耀打开,里面全是马卡龙。...

2018-05-19

【卡埃】 BLUE SKIES (2)

【第一章在这里】

【卡埃走这里】

【凹凸走这里】

沿途的景色越来越荒芜,干枯的树干笔直的指向天空,又走了一会儿,一幢平房萧瑟地耸立其间。

“到了。”卡米尔打开房门自顾自走进去,“这是我的地盘,它们是不敢靠近的。”

“呀!”当埃米踏进房门,他才惊奇地发现,这平房外观上破破烂烂的,里面的布置装饰却十分温馨。

卡米尔拿起一盒火柴,划亮一根,点亮木桌上一座高高的烛台。烛台整体成锥形,从上面到下面蜡烛的个数逐层递增,一面墙上还挂着壁炉。

卡米尔将手中的还没燃完的火柴扔进壁炉,炉火熊熊燃烧起来,照亮了整个房间,也温暖了埃米的心。

埃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悠闲地踱着步。整个房间只有一扇大窗户,窗...

2018-05-15

【菊耀】囚徒困境(中)

【菊耀段子】

囚徒困境上走这里

召唤亲友

 @上弦月   @锦瑟 很佛   @江之岛盾子    @慕安沫月 


“头痛?”本田菊刚开口,又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,“歪?好的,在下马上就来。”

“干什么的?”“

学校打来电话说法医系进了一批新尸体,让在下先去验验,挑一些有用的尸体给学生。”“那你去吧。”王耀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只是向本田菊挥一挥手便没有动静。“呐在下走啦?

”“嗯。”就当王耀就这样睡去时,有一阵铃声吵醒了他。他拿起手机一看:检验...

2018-05-14
1 / 10

© 吃耀锅的麟狐 | Powered by LOFTER